我嗅到了一股结婚的味道

混的圈挺多真的不来看看有没有你的么
没有cp洁癖
男神非常多
啥都会点啥都不精

光暗同存 第一章 异变

打算把这篇文改成普通的分章形式啦,原来的太散。

有些cp重在大事件,有些重在小细节,

所以有些本章打了tag的,情节不是很明显,都是属于已经修成正果的温馨小日常,但这篇文的背景就让他们的情节不会太明显,也不会太温馨。

——

  不知何时,这个世界,突然出现一种未知病毒。
  这种病毒能使人体发生变异,患上各种医学上从未有过的奇怪病症。
  不仅无药可救,还会驱动人的黑暗面,使人犯罪。
  善良的会堕落;丑恶的会狂躁。

       科学家把这些感染者称之为——

  “极限患者”。

  “Mybaby girl

   Youalready know

   Ifu call me baby I will come so fast”

   Ifu need me baby I will be your side ”

  万余人的场馆沸腾起来。

       包括,血液。

  舞台中央的男人在黑色的渔网衫上套了一件蓝色的毛绒外套,随着他撩人的舞步而似脱非脱。

  “Yeah,Iwanna get love.”

  他轻声低语,好像在人耳边呢喃。

  音乐落下最后一拍。

  垂眸,却闪过一丝不可思议。

  能力,失效了?

  “亚巴顿之树上,有Level3的患者病症发作!”秦子墨坐在一堆精密仪器前大喊。

  王子异接过靖佩瑶递来的武器,向尤长靖比了个手势,准备出动。

  秦子墨的右手却突然扯住他的衣袖:“等等!病症,消失了!”

  “嗯?那,可以查到是什么病症吗?”王子异只当机器出了些问题,亦或秦子墨看错了,随口一问。

  “我查一下!如果是新出现的病症那就难办……哎!查到了!”

  “什么病症?”靖佩瑶问道。

  “这……这是……三重律动怪血症!”

  靖佩瑶瞪大了眼睛:“这,是亚卡夏医院里……”

  林彦俊踏进门:“没错,罗正发现的那个奇怪的患者。”

       大家还在因为三重律动怪血症而震惊,亚巴顿之树上,Level5的枝桠,闪过了一丝光芒。

  无人注意。

  电话响了,林彦俊接起。

  对面是罗正的声音,少见地紧张。

  “亚卡夏医院,A级危险人物,丁泽仁,升级到Level5,逃出。”

林彦俊震惊:“丁泽仁的病症是……”

  作为Apocalypto的技术天才,秦子墨马上翻出了层层加密,自己人都要破解才能看到的,亚卡夏医院患者档案。

  “海市蜃楼症,可以将内心所想具象化,起初只是沙粒般的幻影,也只会具象一些普通的物品,随着病症的提高,威力也越来越大。根据我们的研究与计算,Level5所幻化的武器,威力达到真实的80%。非常恐怖的数字。”他把具体症状念出,有向众人解释,Level5的海市蜃楼症,将是何等恐怖。

  因为这种能力的使用,几乎没有上限。

  “幸亏罗正研究出了抑制药物……”尤长靖吓到嘴唇发白面无血色,林彦俊见状赶忙揽住他。

  大家都懂他的意思。

  如果不是罗正,坐在这里的好几个人,也将是亚卡夏医院的A级危险人物。

  尤长靖将会用鲜血,维持自己十六岁的外貌。

  林彦俊将杀死一切他认为内心黑暗的人。

  靖佩瑶将用他的骨,处决一切生物。

  但那药物也并非万能,只有像他们几个这样内心仍存光明的人才能有效。

       这也是先在亚卡夏医院里实验过才给他们使用的。

       秦子墨给尤长靖,林彦俊和靖佩瑶三人递来这周的药物。

  “咱们这个药就不能做的甜一点吗~”尤长靖皱眉喝掉。

  “要是真的甜了,我们三个现在可就在祸害人间了。”靖佩瑶接过秦子墨手中的药,冲他挑眉。

  “良药苦口。”林彦俊拍拍尤长靖的肩。

       左叶是蔡徐坤的IKUN。

  在他十七岁生日这天,他终于得到了蔡徐坤的演唱会门票。

  演唱会那天,离他第一次在电视上见到蔡徐坤,恰好两年。

  “我要见到蔡徐坤了。”

  演唱会散场,蔡徐坤又从后台走到舞台上,琢磨着能力为什么失效。

  左叶的酒店房卡落在场馆了,只好回去拿。

  正巧,蔡徐坤为了试验能力,偌大的场馆只剩他一人。

  “噼啪,噼啪。”

  “哒哒,哒哒。”

  血液爆炸的声音很大,蔡徐坤的注意力又集中,没有注意到愈来愈近的脚步声。

  “!”左叶看到台上的人,吓了一跳。

      “蔡徐坤!啊!”左叶大喊出来,四下看了看又捂住嘴,跑到舞台边。

  其实蔡徐坤是惊慌的,这样的能力一旦被发现……

  亚巴顿操纵着他。

  灭口。

  “你好~是我的ikun?”作为一名艺人的素养使蔡徐坤站起身来,眸中带着谨慎。

  神经大条如左叶哪里会感受到。

  “是是是是是!我来拿东西的!你你你你你你你怎么还没走?”

  “你很希望我走么?”

  “不是不是不是!我!”

  “这么晚了,又回来做什么?”

  “我酒店房卡落这里了!回来拿。坤,坤坤你在这里干什么?”

  “研究舞台的特效还可以怎么做啊,工作人员都很累了,我就一个人在这里。”

  “这样啊!”

  不愧是我喜欢的人。

  “原来舞台的特效都是坤坤自己设计的吗?包括最出名的血红舞台,虽然坤坤你今天没有展示”

  说到这里,左叶顿了顿,又说到:“唐突了,可以,给我展示看看吗?”

  面对着偶像,说话不是欣喜万分,就是小心翼翼。

  蔡徐坤转头,还是狠下了心来。

  为了不让超能力暴露。他这样欺骗自己。

  即使他是自己的粉丝,也不能知道这一切。

  这就是亚巴顿,这就是极限患者。

  于是他意图发动,却发现无法使用自己的病症。

  “负责技术的老师,他,今天生病了,所以,嗯,演唱会的舞台效果也没有做。”话语里带着掩饰。

  “哦,这样啊!”

  左叶竟是这样捡回一条命来。

  不,其实是他自己救了自己。

左叶拿回了房卡,打算向蔡徐坤告别:“坤坤再见!我觉得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他还想近距离地看到他。

  蔡徐坤点头答应,却打算暗地里查查这个自称是他粉丝的人,为什么碰巧地使他能力无效。

        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

        以前的蔡徐坤,是把IKUN放在第一位的。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