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嗅到了一股结婚的味道

混的圈挺多真的不来看看有没有你的么
没有cp洁癖
男神非常多
啥都会点啥都不精

沉忆 PART1 上 “我来娶你”

  一个支持同性婚姻的古代社会。学院江山下一章上线。

  ——

  墨瑶元年,新帝颁布诏令,元年出生的孩童,名字里须有个“墨”字或“瑶”字。

  江苏首富秦家的夫人便在这时生了个儿子,老爷将他取名为秦子墨。

  大荣寺住持在寺门口捡到了一个几月大的婴童,用襁褓包裹着,住持将他带回,拆开襁褓,里头用线绣了个“靖”字,婴童腕上带了串菩提珠,住持将婴童取名为靖佩瑶。

  墨瑶六年,秦子墨与家人一同来大荣寺祈福,第一次离家出远门,母亲扯着他的手怕走丢,但这时来寺庙的人极多,一不留神松了手,秦子墨就跑向的东边的一厢房。

  他刚刚看到了一个“女娃娃”,眼睛大大圆圆的,想娶她。

  六岁的孩子哪懂娶的意思,只是想对“她”好罢了。

  他看到“她”进了东厢房,于是他也跟着推门进去。

  今日寺里可以打坐的地方都聚满了来祈福的人,靖佩瑶东走西走,只有这一厢还没人前来了。

  听到秦子墨推门的声音,他便躲到角落,打算人多了再悄悄离开。

  “奇怪,她明明走到这了啊……”靖佩瑶听到软软糯糯的声音,以为是寺里另一个小和尚姜京佐,就从角落里走出来答道,“我在这里。”

  秦子墨循声转头,一直在找的人儿就在自己面前,眨着大眼睛看自己。

  “你叫什么名字呀?”他问道。

  靖佩瑶看到来人不是姜京佐,但也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童,就乖乖答道:“我叫靖佩瑶。”

  “那我叫你瑶瑶好吗?以后我来娶你!”

  靖佩瑶从小待在佛寺,每日抄经念经,自然不懂娶为何意?就懵懂地点了点头。

  秦子墨的家人找来了。母亲牵过他,看着面前的小僧,靖佩瑶虽然年幼,但修佛使得他身上一股稳重的气质,于是问道:“可是住持大弟子铭镜?”

  靖佩瑶被念到法号,略显惊讶:“正是,施主从何而知?”

  秦子墨的母亲言道:“民妇南通秦家大夫人,刚见过住持,住持言道他的大弟子铭镜年仅六岁便精通佛法,今日人多且杂,想必是正想法子寻个清净地打坐呢。”

  “如此,贫僧打坐不希望别人打扰,施主请离吧。”一与成人说话,靖佩瑶声音便放低,语气也更稳重,双手合十,看了一眼云里雾里的秦子墨,转身向佛像去了。

  秦子墨被母亲牵着手走,不住地回眸看靖佩瑶,等出了厢房门,问母亲:“我长大,可以娶瑶瑶吗?”母亲疑惑:“瑶瑶?”秦子墨解释道,“刚刚的那个小妹妹啊。”——秦子墨觉得,要娶的人一定要比他小,都是哥哥娶妹妹的。

  竟是说铭镜?母亲哑然失笑:“子墨哟,铭镜可和你一样是男娃,他是小和尚,小傻子才娶小和尚呢!哪是子墨想娶便娶的。”

  这话听在秦子墨耳里又是另一回事:

  “原来做个傻子就能娶到瑶瑶,那我可要装成个傻子,嘻嘻。”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