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嗅到了一股结婚的味道

混的圈挺多真的不来看看有没有你的么
没有cp洁癖
男神非常多
啥都会点啥都不精

【偶像练习生/《极度分裂》AU】 光暗同存 61-75

  异坤上线~不过一开始的阵营会是偏敌对的。

  为了蹭热度(划)带异坤tag~如果有异坤女孩觉得这个不算cp情节的话,私信我,我会去掉。

  (另外,这里和原著不太一样的是,病症升级是像攒经验一样,而不是neng死一个升一级,一般使用病症就有经验值,不过neng死人的经验值比较多而已)
  ——

  61

  通过血液传播感染了极限病症?

  罗正想,那一定是还有一名三重律动怪血症的患者存在。

  他?

  不会的,他不是已经被处决了吗……

  对,一定,不是他。

  颤抖的双手出卖了罗正。

  62

  王子异在街上悠闲地走着。

  他很少会这么做。

  他的双手与心都沾满了极限患者的鲜血与罪恶,总觉得自己也不算是人类了。

  63

  “嘿,看了吗,昨天蔡徐坤的演唱会!他真的超级帅台风超级好!”

  不远处,左叶跟几个朋友兴奋地谈论着。

  64

  蔡徐坤?那是谁?

  从王子异进入Apocalypto开始,他就与外面几乎断绝了来往。

  “你们看那个大屏!坤坤啊!昨晚的演唱会!”

  王子异顺着人们的喊叫声看过去。

  “这是他的第一首单曲《I Wanna Get Love》!是他自己作词作曲的,超级棒!”

  原来是明星啊。

  几年前,我也想过。

  真的怀念过去啊,但还是要朝前看。

  但在他看到蔡徐坤舞台上那红色的痕迹时,瞳孔骤然一缩。

  昨晚的,是他?

  65

  “奇怪了……最近怎么这么安静。”没有极限患者出没但还要继续工作的秦子墨无聊到发霉。

  站在罗正身边的毕雯珺有一瞬的停滞,随后又赶紧恢复正常了。

  有他帮忙,秦子墨不会发现的吧。

  丁泽仁,如果你不能再多看我一眼,那记住我为你做的一切也好。

  66

  从亚卡夏医院逃出去的丁泽仁完全没有一种逃犯的狼狈,直接去地下街舞battle赢奖金。

  虽然在亚卡夏医院待了很久,挺长时间不跳舞了,但舞蹈是他刻在骨子里的东西。

  67

  “名字?”

  报名处的人问。

  “……ZR.D。”

  他想了想,还是说出了那个名字,它满载着他与毕雯珺的回忆。

  既然与他有关,那么就用这个名字吧。

  68

  徐圣恩站在最角落,观看着台上丁泽仁的一举一动。

  即使被关了几年,丁泽仁对身体的控制力仍旧那么惊人。

  69

  跟几个朋友告别后,左叶扯着他的死党,俩人一起不断地聊着蔡徐坤。

  “我跟你说,别告诉别人,昨晚我见到蔡徐坤了!”

  “昨晚演唱会你见到坤坤很正常啊!”

  “不是!散场之后我回去拿东西,他居然还没走!”

  正当左叶打算给死党好好描述一下昨晚的场景时,王子异轻轻地碰了碰他的肩:

  “您好,你们刚才聊的那个人是?”

  70

  “那是蔡徐坤!看到那边的大屏了吗,是他昨晚的演唱会!他台风超级好!舞台的王者!”

  王子异耐心地听着左叶疯狂安利。

  “他最出名的舞台叫做血红舞台!据说是找了国际有名的特效老师做的!刚出现的时候啊,他刚刚因为录制节目受了伤,据说严重到要输血呢,休养期间与那位老师一起制作的特效!”

  一听到“血”字,王子异立刻抬起头。

  “血红舞台?”

  左叶一副“这你就不懂了吧”的表情,掏出手机找视频给王子异看。

  71

  “果然是他……”

  蔡徐坤这个名字,被王子异记在心上了。

  他对左叶这样说道:

  “挺帅的啊他,我记住了。”

  随后转身,留下单纯的左叶与死党分享着安利成功的喜悦。

  72

  “不对劲……”

  林彦俊揉了揉眉头。

  “我们之中一定有内鬼。”

  73

  鲜红的玫瑰在木子洋身边成簇地绽放,娇艳欲滴透着血的颜色。

  74

  灵超看了看又被吃光的糖罐子,起身下楼去买。

  75

  一下楼他就碰到了王子异。

  王子异对这张脸可是十分熟悉了,看到这个比自己稍矮一点,略显瘦弱的少年,一瞬间便开始警戒,但灵超只是当看见一个普通路人,就从他身边大咧咧地走了过去。

  

  

  

  我突然想起来……这篇文最早是为泊秦淮写的,结果现在他们都没啥戏份?

  这章还是没有他们,剧情没到,哎呦喂(脑补艺兴语气)

       下次更新估计洋灵就上线了,异坤丁毕洋灵三线一起发展,长的俊墨瑶穿插了,目前来说赶紧写到泊秦淮是我的动力啊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