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嗅到了一股结婚的味道

混的圈挺多真的不来看看有没有你的么
没有cp洁癖
男神非常多
啥都会点啥都不精

【偶像练习生/《极度分裂》AU】光暗同存 45-60

  这个比赛结束了。有意料之中,也有意料之外。

  但,只要是努力的孩子,都会走上花路的。

  (我也不懂我一个04年的为啥总爱管他们叫孩子)

  就像这篇文章一样,光暗同存,但心存光明,便会抵过一切黑暗。

  (本章丁毕墨瑶长得俊都有戏份,不过不多,丁毕还是虐线,另外两个好一点。我打tag开始大胆一点了,戏份相对还可以的都打上,觉得不妥的小伙伴尽管说我肯定改)

  ——

  46

  秦子墨是在漫展上看到周锐的。

  那天秦子墨因为快递延误了c服,所以没有出cos。

  于是他带着自拍杆各种集邮扩列。

  47

  周锐那天是凑热闹的,朋友那里有个人跑团了,喊他来凑数。

  那时周锐刚染上极限病毒,眼看着有使他人感受到自己魅力的机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其实那个朋友没想到他会答应,毕竟那个角色设定是优雅型的美男,平时的周锐虽然有着一头长发和倾倒众生的脸庞,可他太不注意形象了,很多人都没有发现。

  48

  秦子墨刚和一个出跳妹的小姐姐扩了列,就听到有人小声惊呼:“那边那个到底是小哥哥还是小姐姐啊,这么好看!”

  他才发现周围的人都围了过去,于是也顺着走去,在看到周锐时,眸中闪过一丝惊异——

  他在记载已知极限病症的文件里看到过。

  “用他人的青睐与倾倒化作力量的……长发魔女症。”

  49

  刚觉醒的患者。

  虽然头发有假毛挡着而且现场有汗液和脂粉气味,但那丝血气,秦子墨非常熟悉。

  那是亚巴顿给予的。

  50

  丁泽仁十分疑惑。

  “为什么突然提这个?”说着还幻化出了一把蝴蝶刀把玩。

  51

  毕雯珺紧张地咽了下唾液。

  “就,想看。如果你不想跳的话,不跳也行。”

  52

  “你还真有意思。不过我确实不想跳。”

  丁泽仁松手,蝴蝶刀化作沙粒落在了地上。

  “告辞。”

  他转身,错过了毕雯珺眼底的惊讶与爱意。

  53

  毕雯珺听到那句告辞时,不住地想:

  你还是你……

  54

  秦子墨给刚喝完药的三人说了碰见周锐这件事。

  “要不是我!定力好!我都不会发现他是个极限患者!长发魔女症居然也出现了,最近的事可真多。”语气居然有一丝嘚瑟。

  靖佩瑶装出一副病症发作的样子,想抽出骨剑。

  秦子墨再二也是Apocalypto顶尖的技术天才,自然明白罗正的药不可能这么没用,但是他戏精上身了,话语颤抖着道:“佩……佩瑶,你别这样……”

  林彦俊一只手捂住嘴巴不让自己笑出声的同时,另一只手遮住了尤长靖的眼睛。

  他凑到尤长靖耳边说:

  “我跟你讲,他俩现在心里都在憋笑,憋得要死。”

  尤长靖笑得宛如二百斤的孩子。

  而王子异则在一旁笑而不语。

  55

  笑过之后也该正经了。

  林彦俊首先开口:

  “长发魔女症,感染者大多为女性,也有男性患者的存在,不过这种病症这两年来还没有过,不一定和已有资料完全相符。”

  秦子墨想起来什么:

  “我去逛展子那天,亚巴顿之树有异常吗?”

  尤长靖回忆了一下,很确认地摇头:

  “没有。”

  手机响了,王子异翻开来自罗正的消息,念道:

  “根据我们最新的研究成果,少部分极限患者会因为内心的愿望太过强烈而放弃杀戮。”

  56

  左叶拿回了房卡,打算向蔡徐坤告别:“坤坤再见!我觉得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他还想近距离地看到他。

  57

  蔡徐坤点头答应,却想着,这个人一定不简单。

  58

  罗正给A组发完信息之后,踏进了B组的大门。

  李希侃探头:“诶?罗正哥你来干嘛?A组混不下去了?”

  罗正轻轻拍了下李希侃的头,冲娄滋博说:“把目前所有已知极限病症的资料给我看一下。”

  59

  娄滋博一脸懵逼地吐出了很长一段话:“乖乖诶,为什么不找秦子墨?虽然我这是唯一一个看亚卡夏医院资料不用解密的地方,但是秦子墨的解密速度,和没有密码没啥区别吧?”但还是照做找了出来。

  平时接近面瘫的罗正竟然露出嫌弃的表情:“我们亚卡夏医院的机密,你真以为对你不设密码吗?”

  60

  罗正走到电脑面前,示意娄滋博回避一下,按下几个键,嘴里念念有词:

  “腐蚀,燃烧,爆炸……”

  “感染方式……”

  “血液传播。”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