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嗅到了一股结婚的味道

混的圈挺多真的不来看看有没有你的么
没有cp洁癖
男神非常多
啥都会点啥都不精

天下无黑支二 第二章 备战

  因为这里是小县城,不太懂大城市堵起来要多久呢……不过之前去北京有见识到……

  所以就假设练习室和川音很近……(也有可能真的很近呢)来回不到半小时那种。

       章节名能取就挂上,取不了就没有,任性😂

  ——

  来这里快一个月了,我已经融入了这样的生活。

  在这里,除了练习之外,偶尔和马伯骞一起听红花会的歌,和周震南一起编舞,和吕泽洲一起飙高音,我彻底把他们当做兄弟。

  这天在学校下了课,前脚踏进练习室,后脚就被吕泽洲拉着领子拽走了。

  “你干啥呀吕泽洲?”

  我瞅了他一眼,旁边的周震南笑弯了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唯一的正常人马伯骞掏出手机凑到我跟前。

  “这个,中国有嘻哈,我们可以一起去。”

  我看了看手机屏幕,做出了我高兴时才会做的举动——两手放在胸前狠狠地拍了一下,随后分开,分别握拳伸出食指,在空中来回点着。

  终于等到了!

  “Yes!我们一起!简直了!”

  “不过,口口怎么办?”

  马伯骞和周震南也有相同的疑问。

  吕泽洲眼里透着一丝向往:“二月末我就报名快男的云唱区了,四月九号公布第一轮晋级的十八人,即使第一轮没有晋级,也还有两轮,我肯定是进的去全国三百强的。”

  穿越过来之前我就记得他的偶像好像是华晨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是彻底信了,快男的舞台,最适合他。

  没有了明日之子,说不定今年华晨宇会来做快男的导师呢?

  我没想到这个想法后来成了真。

  “那加油咯,希望你可以顺利晋级。”

  “柳承殷你说话怎么这么官方。”

  周震南把他双眼各自露出来的半个眼球都翻了上去。

  马伯骞走过去,右手轻轻搭上周震南的肩膀。

  “好了阿南,是时候该研究我们三个的事了。”

  我听这话怎么那么不对劲……

  周震南眼底也闪过一丝异样,嫌弃,还有惊恐。

  “不是,马伯骞,你话说准了,咱仨有啥事啊?”

  我急得直说东北话。

  中文十级的马伯骞当然不觉得自己说的话不妥。

  “我们三个当然有事情了啊。你们俩不能反悔。”

  莫名感觉自己成了渣攻的我和周震南对视了一眼,打算跳过这个话题。

  “嗯,我们不能啊,不过要参加这个比赛,要准备说唱作品了,我和马老师还好,南南你要多写几部作品了,舞蹈唱歌也要少放一点精力进去。说唱比赛我觉得还会考Freestyle,A Cappella之类的,也要多练习。”

  了解说唱知识的马伯骞非常赞同:“承殷说的对,尤其是Freestyle和A Cappella,这是阿南的弱项。”

  周震南若有所思地点头。

  吕泽洲其实不懂我们说的是什么。

  “你们说的这两个都是什么?”

  “Freestyle就是即兴表演,现想词儿那种。”

  “A Cappella呢,就是清唱,很考验rapper的水平。”

  我和马伯骞一前一后地答道。

  吕泽洲明了,灵光一闪:

  “A Cappella我还没想到办法,不过你们没有伴奏地练应该就可以了,Freestyle可以你们三个一起练啊!一人接一段!”

  “口口说得对,underground比较专业的rapper很多都是freestyle的battle比赛出身,不过咱这回上的好歹是个节目,脏话应该是不能用了,到时候咱可以有两种练法——互相diss,就是押着韵怼人,第二个是口口或者其他人想个主题,比如苹果啊香蕉啊这些,一人接一段。”

  我趁势说出了日后比赛的“考题”。

  虽然有可能因为蝴蝶效应而改变,但是这些练习也能让他们两个,还有自己,成为很厉害的rapper。

  ——一个月后——

  这段时间,我给了周震南和马伯骞一些“写作上的灵感”,成功地让他们把明日之子上的和赛后的优秀作品都写了出来。

  毕竟,暑假被我那个妹妹薅过去看了几期明日之子之后,我就把那里的歌全都听了。

  “马上就要出发去北京了……不知道咱们三个能取得什么名次。”

  我拎着一箱行李,感叹到。

  “随遇而安吧。”

  “马伯骞你什么时候学的新成语啊?”

  “昨天,昨天。”

  看到马伯骞露出了有点憨厚的笑,确实马大傻本人没错了。

——
下一章开始就不只主角视角了,偶尔会上帝视角描述。
提前预警,下章出场人物:

柳承殷(主角)

马伯骞

周震南

小青龙

PG ONE

小白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