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嗅到了一股结婚的味道

混的圈挺多真的不来看看有没有你的么
没有cp洁癖
男神非常多
啥都会点啥都不精

【天下无黑.支线】(2)准备开始,新的改变

  内个,各位火星人,谦友,蜜蜂(是叫蜜蜂还是蜜糖还是其他的不好意思我没了解过),如果觉得我占tag了就评论或者私信吧,人数多了我就撤tag
       如果有跟现实不符的,剧情需要算我虚构√
       谢谢各位

——

       听到这门铃,差点没吓死我。

  在门后问了句谁,那边答是节目组。

  小心地开了门,门口竟然是薛之谦和杨幂。

  “花花你好啊~”

  “嘿!”

  努力掩饰我见到他俩的激动,咳嗽两声。

  “老薛,幂姐,你们找我什么事?”

  “哦,这几天要开录第一期了,咱们看看他们排位战的直播吧。”

  明日之子开始前是有个排位战没错,不过我当初没关注,倒是很想看看。

  “啊,去哪看,我房间吗?”

  “可以啊,当当当当~”

  杨幂掏出来一个iPad。

  我们仨进了屋。

  首先看的还是目前的前三,和我在节目组微博上看到的最终结果一样。

  美颜和独秀的前三节目上都是重点,而且不管粉推还是直推,六个都晋级到了赛道升级战。

  但是魔音赛道的前三,只有第二名的陈佳杰有一段,然后第一名仝东坡因为张大大不会念名字所以扫过几秒,第三名直接没有一点印象。

  说起赛道排位战,美颜和独秀里决赛的前几名排位战都不高,独秀的排位战前三——周震南,马伯骞,李炎欣倒是不错,除了晋级名额限制了李炎欣之外,周震南第四名,马伯骞亚军。

  世界还挺玄幻。

  “哎我们赛道这个第一长得……怎么……”

  杨幂看到王寅时后嘴角一直进行着毛不易式的抽搐。

  “不过赛道出一些异类也不错啊,搞个笑嘛~”

  知道未来的我站着说话不腰疼。

  即使后来看到我们赛道的前三,老薛吐槽也是一般的时候,我也只是笑了笑。

  “老薛,你的盛世独秀前三虽然实力都很强,但我估计真正的最强者也在后面一些。”

  其实排位战的排名我一直挺奇怪。

  排名靠前的和实力强的这些人里,毛不易早期没被发掘还正常,钟易轩祝子杰是快手和微博招募的,周震南马伯骞李炎欣是前三,孟子坤也不错排在第四,剩下的人,廖俊涛这样不主打颜值的类型就算了,赵天宇王竟力他们长那么好看排名也不高,难道是他们太懒了看到能进就不直播了?

  而且明日之子早期到中期的人气一直就很奇怪。

  魔音升级战第一位的吕泽洲,进了十三强就垫底。

  美颜升级战排在六七位的赵天宇,进了十三强以后人气越来越高。

  独秀升级战第一位的钟易轩,十三强时还好,后来的人气越来越低。

  唯一正常点的,大概就是毛不易独秀升级战排倒第二了,他当时还没有被发掘呢,真正的好作品也没唱。

  “华晨宇!”

  “啊!……啊?”

  我还不是特别习惯自己穿越到花花身上的事实,所以先往旁边看了一下,又看看自己,才看向喊我的薛之谦。

  “想什么呢?都快看完了”

  “在想有潜力的选手啊,你看这个!”

  我手指在盛世独秀的名单上划动,找到了毛不易的名字。

  我真的怕老薛错过他。

  “他和我之前在唱吧听到的一个人声音一模一样,应该就是他,原创词十分惊艳。”

  说着打开手机查找。

  这时候的毛毛还没有写出来《消愁》。

  我点开了他的《等》,这首歌是他终极battle的时候唱的,只有一百秒,但却不输《消愁》。

       不过这里听的当然是完整版。

  “初见是猝不及防犯下的错”

  “相处是无数挣扎几番纠葛”

  “眼泪是爱恨枯萎结的果”

  “遗憾是余生唱不完的歌”

  前四句一出,薛之谦表情明显变了,不过因为我没给他看词,他可能有点没听懂,于是我把手机递给了他。

  “一半开出花,一半作泥沙。”

  这时候放到了这句。

  比“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更扎心。

  虽然有点担心老薛看过《等》会不会对《消愁》不太感冒了……不过我不是还能重来嘛,就试一下,看会引发什么蝴蝶效应。

  把他们的直播都听完以后,节目组来人说杨幂的盛世美颜新手战要录制了,我打算再做点什么。

  “要不我和老薛也一起过去吧,但是决定权还在幂姐手上。”

  “可以啊可以啊,正好我不太懂音乐!”

  节目组的人打电话给了马昊,一番沟通后还是同意了。

评论(7)

热度(7)